华夏儒商企业文化发展交流中心
公告信息

华夏儒商企业文化发展交流中心

联系人:黎主任 13287223689  

座机:0537-4536689  

邮箱:huaxiarushang2016@126.com   

地址:山东省曲阜市孔子商贸城 


艺术资讯更多》》
企业动态更多》》

陕西省美协副主席、著名山水画家万鼎访谈录

时间:2016-12-30 点击: 【字体:

1973年:师承于著名山水画家 何海霞先生

  1987年:就读西安美术学院山水画专业硕士研究生

  1990年:获艺术学硕士学位,现任西安美术学院山水画专业教授

  1994年:出版个人专集《万鼎山水画技法》

  1995年:应美国路易斯安纳洲“世纪大学”邀请赴该校学术讲座及画展

  1996年:被授予美国路易斯安纳州州立大学客坐教授及 荣誉艺术家

  1997年:出版个人画集《万鼎1997》

  1998年:由陕西画报主办“万鼎画展”及发行《陕西画报-万鼎专集》

  2000年:6月6日“万鼎艺术工作室”、“万鼎艺术基地”创立

  2001年:入编《中国山水画名家小品集》

  2001年:在西安举办”万鼎扇面展

  2002年:在汕头古今美术馆举办“万鼎扇面展”

  2003年:在广东画院举办“万鼎山水画展”

  2004年:绘制“北京2008奥运会固定通信服务合作伙伴”中国扇面纪念精品

  2005年: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《万鼎扇面画集》

  2007年:在苑林艺廊举办“万鼎迎春扇面展”

  2008年:在西安举办《为宁强的孩子画出一片蓝天》5.12赈灾义卖画展

  2008年:在西安亮宝楼举办纪念恩师何海霞先生诞辰100周年万鼎画展

  2010年:担任陕西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职务

  2010年:应邀为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丹凤门创作巨幅(1000cmx2000cm)金碧青绿山水《云横秦岭》

  2011年:担任“长安精神·陕西当代中国画名家作品展”北京、广州、上海、西安、俄罗斯巡展艺术总监

  2011年:担任西安中国画院副院长职务

  2011年:上海书画出版社朵云轩出版发行《万鼎中国山水画集》

  2011年:参加陕西省美术家协会艺术代表团,出访俄罗斯进行艺术交流

  2011年:参加在北京召开的“中国文学艺术界第九次代表大会”

  ■马文晔 薛美莲

  笔者:十七届六中全会党中央做出了推动文化大发展、大繁荣的决定,指明了“文化强国”的重要性。请问作为这次参加全国文代会的代表,您是如何体会的?

  万鼎:这次我作为代表能有幸参加全国文代会,是非常荣耀的事情。这次文代会期间令人最激动的事情是国家领导的讲话,我认为其意义堪比当年延安文艺座谈会。国家领导多次强调艺术家要深入到现实生活中去,深入到社会现实中去,深入到人民心中去。这一点引起了与会代表的强烈反响。

  在会间讨论中,陕西省美术家协会主席王西京在谈到贯彻国家领导的讲话时,对美协发展工作的全面展开作了重要发言。我谈到了一个 “接地气”的问题。为什么这么说呢?现在交通工具发达了,普遍都有汽车,而艺术家们深入生活却成了走马观花。一说到下乡采风,整个一个车队,乘着大轿子车到处转。那么,这是不是写生呢?当然是。但这和我们过去体验生活式的写生相比,其含金量就大打折扣了。体验生活,就是要和老百姓亲密地去交流,去接触,去交心,但我们现在的写生活动在一个地方究竟能呆多久?如今几乎每个画家手中都有了照相机,这样采风照相的机会多了,但好多画家因此却抛弃了速写本。在这个问题上,作为陕西画家,我认为应该向刘文西先生学习。他虽已80岁高龄了,还坚持下乡,到生活中去和老百姓进行交心,仍然在画速写。我们要大力提倡无论自己还是带学生,都要拿起画笔走入自然,深入生活,走进人民群众。赵季平讲,长安画派的老画家们那时候和老百姓融洽共处的关系可用“平视”来比喻,实际上大家都是平等关系。而现在呢,艺术家们却高高在上。

  笔者:在文化强国战略下,您对陕西大力发展文化产业有什么建议?

  万鼎:实际上陕西美协已经走向了全国美术大发展的前列。比如省美协主席王西京经常带领大家外出写生,支助希望小学,抗震救灾,不间断地做社会公益事业等等。前不久,省美协又成立了临潼培训中心,其目的就是要组织美协的会员进行轮训,给大家建立相互学习的平台,从整体上提高美协会员的创作水平。

  面对经济快速发展的这样一个状况,如何把陕西变成文化强省?如何振兴文化产业?我们应该把侧重点放在文化产业上,如果没有经济做支撑,文化做后盾,我们只喊口号是振兴不了文化产业的。是否可以考虑把文化与经济捆绑在一起来做。如果有好的公共文化项目,可以让国企或民企来参与投资,然后政府出台相应的税收减免政策,积极鼓励企业介入社会文化建设。比如,陕西美术颁奖大会现场全省企业共捐款2300多万元,而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书画名家的感召力。如果政府没有相应的体制和相关的政策出台,仅靠名人的感召力是难以长久的。长安画派大家们的遗作是历史留给陕西的宝贵文化财产,政府能否考虑筹措民间资金来建立一座长安画派纪念馆?老画家刘文西先生德高望重,闻名全国,政府是否可以考虑建一座刘文西艺术馆?凡此等等,这些都是我们应该考虑的问题。

  笔者:从大的方面讲我们要文化强国,从小处着眼要文化强省。请问在新时期陕西美协应扮演怎样的社会角色?

  万鼎:在新的时期,陕西美协应承担的首先是积极推动群众文化和社区文化的发展,把“大美术”的理念不断推向深入,逐步使群众美术活动丰富多彩起来。同时,要逐步建立起几个高规格的画廊,以便长期展示我省近现代有极高艺术水准的作品,以此来推进大众美术教育的发展。另外,陕西美协已经担负起了振兴陕西美术事业的重任,因此它的作为对美术界有极强的引领和带动作用。在目前较为混乱的书画市场氛围中,怎样保证书画爱好者和收藏着能放心购买到真迹珍品,就成为美协义不容辞的责任。我们已和中国美协进行了多次磋商,不久将在陕西建立起专业的文化维权机构。

  笔者:大秦岭是您画作中主要描绘的对象,且您对她怀有很深的感情。请问对大秦岭这座山脉您是如何感知的?

  万鼎:自从在秦岭深处建立了创作基地,我就全身心地投入大秦岭的怀抱之中了。这是因为我对她怀有深深的爱恋,继而产生了敬畏式的感恩。因为她是我的艺术之源,是我的生命之根,是我情感的归宿。十几年来,我亲历着她的日出日落、白昼黑夜,感知着她的阴晴雨雪、春夏秋冬,品味着她的伟岸雄浑、婀娜妩媚。其实,我早已把自己变成了这里的“山民”,与大秦岭共享一轮日月,同呼一抹最清新的空气。

  对于大秦岭用“雄浑”两个字来概括是恰如其分的,因为她那大山大水的苍茫感、纵深感和包容感是在其他山脉所感受不到的。而这正是她偌大的“气场”所在。我常常给别人比喻说,欣赏秦岭山脉就像是在品尝一碗牛羊肉泡馍:粗略看上去它混混沌沌,但仔细看碗面的肉刀工却很精细,馍粒掰得很有规则,里面的汤料也耐人咀嚼。感悟秦岭就是在欣赏一位豪爽豁达、威仪刚武的秦地汉子,他粗犷而又不失婉约与细腻。所以,你必须从细微处来触摸她,认识她。如果要说她的颜色和调子,我觉得应该是“蓝色”。因为蓝色代表沉静、深邃、悠远,一看到蓝色马上会让人沉静、舒缓、平和下来,你的心灵会被这种湛蓝色所净化,从而不再那么心浮气躁。苍茫秦岭是蓝色调的。尽管她也有花红柳绿的时候,但总体上还是蓝色调的。因为那是我心中的向往。

  陕西有山,秦岭为最。这座被人们尊崇为父亲山的山脉,极具中华民族象征意义。她以博大的胸怀横亘在神州大地的中央,连接华夏南北,从而使南北一体,国土相通。而这些恰恰是秦岭在中国地理坐标上的特殊地位。

  笔者:您的画作以雄浑磅礴、色彩绚烂而著称,给人一种壮阔秀美的全新意境。请问您在描绘秦岭过程中是怎样控制自己的情感因素的?

  万鼎:如果说大家对我画大秦岭有所认同的话,我认为这都是大秦岭给予我的恩赐。面对大秦岭的风云变幻,我只有欣赏和惊叹了。大秦岭,她养我胸怀,润我笔墨,使我始终走不出她的怀抱。在表现秦岭时,我追求豪迈放达,享受笔墨在肆意挥洒时的感觉,追寻青绿像青铜一般的厚重斑斓的色彩。在作画过程中,常常会出现的一种情形是当我什么都没有想的时候,甚至没有想怎么画的时候,我偶尔会涌动出一种灵感,想画一个雪景、一场雨景或夜晚的秦岭。于是,我情不自禁地挽袖挥毫,肆意泼洒着彩墨,让情感汩汩宣泄,这时的用笔是那么灵动而酣畅淋漓,又是那么地让人尽兴,欲罢不能。而此刻的我,内心竟然没有一点点索求:因为我没想着用这幅画去参加某个展览,更不要说把它卖掉换成金钱。我清醒地意识到,自己已完全进入到亢奋的创作状态中了。这时候,即使一幅一丈六的作品,我也就是用上三四个小时,便一气呵成。

  笔者:精神是绘画作品的灵魂所在。请问您是如何领悟中国山水画的人文精神的?

  万鼎:在社会文明发达的今天,物质生活极大丰富,但还有不少人感觉到生活空虚,精神焦虑。那是为什么呢?因为现代的人们承受着各种各样的压力,经受着方方面面的诱惑。佛语讲,人们痛苦的根源在于各种欲望。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。世事不可改变,但我们可以控制和改变心境,诗意生活,在内心世界开垦出一片落英缤纷的桃花源,从而实现超越生活。清灵秀逸的山水画可以稀释现代都市过于喧嚣的那份沉重,把人们带到山林烟云的浩瀚滋养中,带到微波荡漾的水境里。山水画中无论是小桥流水,还是茅舍小屋;无论是烟雨苍林还是村郭山溪,它们都具有文化符号的印记,都可以从中升华出文化品格与诗情精神。

  在这个高度物质化的社会里,人们失落了许多东西,那必然要在绘画中寄托一些东西,以思考现代化的“失落”,借绘画以寄托这种思想和情愫,来表现一个艺术家的社会良知和文化责任。一个画家,只有用自己的笔墨语言去探索山水主题的文化奥秘,画出山水主题的神韵极致,才能守望中国文化的博大精神。 “任你红尘滚滚,我自清风朗月”。一切景语皆情语,这正是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真切对话。这恰恰就是中国山水画的人文精神。

  笔者:近期,西安的书画市场出现了过热现象。对此您是怎样看待这一现象的?

  万鼎:相对于全国来说,西安的书画市场出现过热现象,我认为某种意义上这是个好事情。不论从文化的角度还是经济的角度,不论是收藏还是买卖,都说明文化商品交易活动相当活跃。当然,在书画市场日渐繁荣的过程中,一些画家抵制不住金钱的诱惑,向市场抛出了一些低劣的作品,出现了以次充好,赝品增多的不良现象。但是随着文化艺术品市场的日益规范和人们鉴赏水品的不断提高,一些假冒伪劣之作逐步会隐退市场,这只不过是个时间问题。

 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追求名牌了,千万不要认为这是一件坏事情,这一方面说明人们生活品质提高了;另一方面展现出人们对精神层面的心理诉求。吃喝无忧之后,有人为什么一定要买名人字画呢?同样也是这个道理。

  笔者:有人说,在当今社会一小部分艺术家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,丧失了艺术使命感和社会责任感。对这种说法,您是如何看待的?

  万鼎:只有站得高,才能看得远。要成就更高的艺术,艺术家也要力争成为思想家。因为感知和认识生活也是需要有思想的。画家不能是单纯的个人主义者,而是要把自己的崇高理想和艺术追求灌输到作品里去,以此发挥艺术的社会功能。

  对绘画作品艺术水平追求和经济价值的追求往往是两个矛盾体,但一定要把两者的关系处理好。优秀的作品是高度思想性与完美艺术性的统一体,绘画作品、最终价值高低是由这两个因素来决定的。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,若丧失了艺术使命感,其作品的含金量就会大大减弱;若丧失了社会责任感,其作品就不免流于俗套。所以决不可本末倒置。不然,社会效益和经济利益都会落空。

  笔者:听说您正在筹备个人画展,请问现在的进展情况如何?

  万鼎:明年我个人画展的具体时间尚未确定。但是我首站展览的地点是中国国家画院。因为我认为中国国家画院相比较而言更专业、更具学术性。所以,首站展览的地点就确定在那里了。同时,我已初步把展览的主题确定为“以丹青的名义——守护大秦岭”。